<thead id="7lztj"></thead>
<address id="7lztj"></address>

<span id="7lztj"><b id="7lztj"><b id="7lztj"></b></b></span>

        <form id="7lztj"><del id="7lztj"><ins id="7lztj"></ins></del></form>

          <noframes id="7lztj"><track id="7lztj"></track>

          <span id="7lztj"></span>

          <big id="7lztj"></big>

            <noframes id="7lztj"><cite id="7lztj"><var id="7lztj"></var></cite><output id="7lztj"><var id="7lztj"></var></output>
            首頁行業資訊政策法規 企業動態
            位置:首頁 > 資訊 > 藥品常識

            都在噴連花清瘟,我卻想幫它說兩句話

            來源:藥源網 更新時間:2021/8/23

              利益相關,匿了。

              最近“新發現中藥連花清瘟對德爾塔病毒有效”的新聞一出,我就知道又會引發一波爭論,同樣的爭論在去年已經上演過了,結果是信的繼續信,不信的堅決不信。質疑的人很少從學術角度去討論問題,大多是分析什么利益相關,而非站在一個理性分析的立場。

              作為一名新晉醫生、泡在醫學苦海里多年的醫學生,我還是更愿意秉承一個理性、客觀的態度去看待這個“神藥”。

              可能有人覺得中成藥防新冠本身就是神話,這也來自于不少人對中藥一直以來的偏見。不要以為新聞標題把藥名和新冠放一起就是炒作,那媒體還報道過大白菜防癌癥呢,有錯嗎?理論上是正確的,只是不夠嚴謹而已,你總不能指望一個標題就能把問題很嚴謹地全部表達清楚吧。

              很多人對連花清瘟防新冠的質疑點來自于一個關鍵詞——“體外”,似乎覺得是某些藥企和媒體刻意沒提“體外”這個詞,讓大眾把一些實驗環境下人體外發生的事情,理解為人體內發生的事情。那我們首先來看看連花清瘟關于新冠的科研論文是怎么說的:

              2020年3月,廣州呼吸健康研究院、呼吸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楊子峰課題組題《連花清瘟對新型冠狀病毒具有抗病毒、抗炎作用》  (《Lianhuaqingwenexerts anti-viral and anti-inflammatory activity against novelcoronavirus(SARS-CoV-2)》)在國際期刊《藥理學研究》獲得發表,并被該研究期刊評選為2019/2020年度全球優秀論文獎。

              這項研究證實了連花清瘟膠囊通過抑制病毒復制、引起病毒顆粒形態改變及抑制宿主細胞因子表達發揮抗新冠狀病毒SARS-CoV-2活性,為連花清瘟膠囊聯合現有治療手段治療COVID-2019的應用提供依據。

              上述論文中最重要的一段其實是“使用CPE和斑塊減少試驗在VeroE6 細胞中評估了LH(連花清瘟)對SARS-CoV-2的抗病毒活性?!鼻∏∈沁@種描述讓不少人覺得,體外實驗不具備科學性。但實際上我們要注意的是,這是以VeroE6細胞為載體所做的實驗,難道病毒在我們身體內不是通過細胞來完成分裂繁殖的嗎?既然是對細胞內發生的現象進行研究,為什么要全盤否定其價值?這項研究是否有相當的參考價值?

              再來看另外一篇論文:

              2021年1月,廈門大學藥學院吳彩勝教授和海軍軍醫大學柴逸峰教授團隊在藥學頂級期刊《藥學學報》(《ActaPharmaceutica Sinica B》中發布研究論文《基于人體暴露和ACE2生物色譜篩選傳統中藥連花清瘟膠囊的抗COVID-19藥理活性成分》,該雜志影響因子7.097)。

            這里所提到的影響因子是SCI雜志的影響因子,為全球公認、最權威的評定標準。全球共有近7000種雜志,中國(包括香港,臺灣)僅147種雜志入選。

              這篇論文中的重點是“這項研究基于HRMS和智能非靶向數據挖掘技術,全面分析了對多次給藥后人血漿和尿液中的連花清瘟膠囊成分,合成了全新的ACE2生物色譜固定相,篩選出連花清瘟膠囊提取物和人尿液樣品潛在的ACE2靶向成分。最終,確定了8種暴露于人體且具有潛在ACE2靶向能力的連花清瘟成分,通過SPR、ACE2活性抑制和分子對接實驗進一步進行藥效學評價。發現大黃酸,連翹酯苷A,連翹酯苷I,新綠原酸及其異構體均對ACE2具有較高的抑制作用。這些化合物通過阻斷新冠病毒S蛋白與ACE2結合以及結合在新冠病毒S蛋白-ACE2復合體表面抑制SARS-CoV-2的潛在作用,協同發揮防治COVID-19的作用?!?

              從中不難發現,本次刊發的研究成果是基于連花清瘟膠囊的人體體內成分研究信息的首次闡述,請注意是體內!論文從人體體內的角度深入闡述了連花清瘟是如何發揮作用和是什么成分發揮作用的,是連花清瘟治療新冠肺炎實驗研究和臨床證據的延伸。對多次給藥后的人血漿和尿液進行分析,得出的連花清瘟對新冠病毒的相關抑制作用,我認為是具備相當的研究價值的,這也讓“體外說”無法站住腳。

              我知道有人會質疑我舉的例子都是論文,是理論證據,那我再用臨床研究來舉例:

              2020年5月,全國20余家醫院共同參與的“中藥連花清瘟治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前瞻性、隨機、對照、多中心臨床研究”發表于國際權威醫學領域雜志《植物醫學》(Phytomedicine)上。研究結果顯示,應用連花清瘟膠囊(顆粒)可改善新冠肺炎確診患者發熱、乏力、咳嗽等臨床癥狀,明顯改善肺部CT特征,縮短癥狀持續時間和治愈時間,提高臨床治愈率,縮短核酸轉陰時間,在減少轉重型比例方面顯示出良好趨勢。

              以我多年泡在醫學論文里的經驗來看,一兩個人說它“神”,有可能是假的,但這么多行業內人士都以科學的方式來論證它的“神”,我愿意相信其真實度。我的造詣可能還沒有那么深,但我想我也要比普通大眾更懂醫學,我愿意通過行業前輩的論證來相信一些研究的價值。

              其實還有很多權威媒體的報道,就不一一舉例了,要不有人又要“選擇性相信”官媒。我只想表達一個觀點,懷疑沒有錯,但科學是嚴謹的,不能一棒子打死,該肯定的價值就必須要肯定,該承認的實事就必須要承認,不管它是否符合你的一貫認知。

            亚洲高清中文字幕在线看不卡,四虎永久在线高清国产精品,中文字幕无码日韩专区,少妇高潮惨叫正在播放对白
            <thead id="7lztj"></thead>
            <address id="7lztj"></address>

            <span id="7lztj"><b id="7lztj"><b id="7lztj"></b></b></span>

                  <form id="7lztj"><del id="7lztj"><ins id="7lztj"></ins></del></form>

                    <noframes id="7lztj"><track id="7lztj"></track>

                    <span id="7lztj"></span>

                    <big id="7lztj"></big>

                      <noframes id="7lztj"><cite id="7lztj"><var id="7lztj"></var></cite><output id="7lztj"><var id="7lztj"></var></output>